布是怎么做出来的

  布是棉花加捻纺成线,然后放到织布机上,出的是经线通过梭子上的纬线来回穿梭使经线和纬线相互穿插。穿插的形式不同就会出现不同的效果然后上色。

  布是嫘祖创造的。自古以来,人们用来织布的,通常只有两种原料:一种是植物纤维,就是棉花和苎麻等,它们可以织成各种棉布和织物;另一种是动物纤维,那就是蚕丝和毛等,可以组成美丽的丝绸和呢绒。

  针织丝光方式有圆筒针织丝光、剖幅平幅丝光和平幅丝光机三种,根据生产流程的合理性,制造成本及性价比的经济性,客户订单小批量的特点,倡导选用圆筒针织丝光的生产方式

  棉针织物丝光,是纯棉织物在张力状态下经过浓碱处理,棉纤维结晶度发生变化,使织物具有丝一般的光泽的加工过程。比之普通针织布的服用性能,其柔软、滑爽、垂性好、不易起皱、尺寸稳定性好,更容易受到消费者的追捧。

  但以往棉针织布的丝光加工,开始应用较多的是股线的丝光,然后再通过针织织造成为丝光棉针织物,棉针织物的直接丝光工艺较少。这不仅是棉针织物的形态较梭织布难以控制,更重要的是棉针织物的丝光设备的缺乏和要求高。

  特别是对张力的均匀控制难度,导致棉针织物丝光质量的难以控制,棉针织物丝光后容易造成折痕、破洞以及丝光不匀,造成染色色差或丝光过度造成染色擦伤等。

  目前国内棉针织丝光做得较好的溢达集团、雅戈尔针织公司使用的都是德国DORNIER针织圆筒丝光机,设备简单,使织物保持圆筒状态生产,碱作用完成后采用鼓气圆筒热水淋洗,压缩空气使织物保持圆筒状态。

  通过压缩空气进入到被丝光的圆筒针织物内部,使针织面料的每一点都受到相同的气压,保持针织物在过程中的均匀。

  剥掉或者葛藤的皮,麻皮在水里泡上几天之后,皮就松散了。用棍子槌击几下,麻丝就出来。再放进一些矿物质,使其脱胶,麻丝变得更麻利,接着,把丝捏出来。

  纺轮只有铜钱两倍大小,样子也像铜钱。中间的小眼插着竹签,签子顶上系上麻丝。

  用手转动纺轮,利用纺轮在悬坠状态时的重力和旋转扭力,把几绺麻线拧成结实的一根长线——纺轮质量越大,坠力就越大,旋转拧出的线就越细,纺轮质量越轻,纺出的线越粗。

  纺:即把一团棉花、一坨羊毛、一个蚕茧制成纱线的过程。这个过程,主要是把一根一根的达到纺纱标准的纤维捋顺捋直了,抱合积聚在一起,制作成条状蓬松的物体(比如说毛纺中的毛条),再然后按中心轴的位置旋转,不停的扭紧,拉伸,一根纱线就制作出来了。

  织:无非就是纱线交织,实际上可以理解成这是一个由线到面的过程。于是“纺织”两个字,代表的是点到线、线到面的一个过程,这样布就出来了。

  皮:皮最原始的形态就是一个面。也就是说,它不需要“纺、织“的过程就能直接做到满足人类最原始的保暖需求,遮风挡雨,遮羞抗日。

  革:一整块的皮料利用完之后的一些边角料、或者是本身就是一小块、或者是有伤疤不能用的,这些废料我们统统都把它揉碎加各种助剂再重新粘合压制成一个面。

  以面料为例,大体上经过:棉花---去籽---皮棉成品---纺纱纺线---织布--染色---布料成品--销售。

  纺织纤维分为天然纤维(棉、麻、丝、羊毛、兔毛等)、人造纤维(粘胶等)和合成纤维(涤纶、锦纶、氨纶、腈纶等)。

  中国古法染布中的三缬,即绞缬(扎染)、蜡缬(蜡染)、夹缬延续至今,用这三种方法染出的手工布至今仍深受人们的喜爱。

  据史书记载,东汉时期大理地区就有了绞缬染布法,大理人称其为疙瘩花布或疙瘩花。染色前需把布折叠捆扎,然后浸入色浆进行染色。由于色浆用板蓝根等植物制成,因此对皮肤没有任何伤害。

  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周城村和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的大仓、庙街等地仍保留着这一传统技艺。走在大理的大街小巷,到处可以看到色彩艳丽的各种扎染装饰品,以及服装、鞋帽等制品,给风景如画的高原小城增添了几分美丽的色彩。

  蜡缬始于汉代,盛于唐代。这种染布法需要先用液状蜡将图案绘制在布上,再经染色后除去蜡质而成。

  蜡缬的防染剂是黄蜡(即蜂蜡),它是蜜蜂腹部蜡腺的分泌物,不溶于水,但加温后可以融化。所用的染料是贵州盛产的蓝草,把蓝草叶放在坑里发酵便成为蓝靛,就可以用来染色了。

  贵州少数民族地区保留了传统的蜡缬工艺,而且成为少数民族妇女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装饰品。黄平、重安江一带和丹寨县的苗族妇女,她们的衣服、伞套、枕巾等都是蜡染制成;安顺、普定一带的苗族妇女则把蜡染花纹装饰在衣袖、衣襟等处,她们背孩子的蜡染背带,还加染上红、黄、绿等色,成为明快艳丽的多色蜡染。

  夹缬布的颜色和图案是用雕版夹印出来的:将布固定在两块镂空版之间,在镂空处注入色浆,解开镂空版后花纹就出现在布上了。

  与扎染、蜡染相比,夹缬的工艺更加复杂,因此经历唐朝短暂的繁荣后,到了宋代,这种印染工艺就逐渐消失了,直到人们在浙江苍南再次发现这种被称为活化石的染布方式。